《六場聲動》為噪咖事務所於2014年 向國立傳統藝術中心「台灣戲曲中心」公共藝術設置A案,所製作之提案企劃

創作主題構想及理念

走出大雅之堂,重為雅俗共賞的大眾藝術

傳統戲曲在台灣除了京劇外,尚包含了崑曲、歌仔戲、豫劇、梨園戲、採茶戲、布袋戲、皮影戲、傀儡戲、說書、相聲等等,可說是種類繁多,百花齊放,台灣在特別的歷史背景下,擁有極好的戲曲傳承保存,同時俱有絕佳的創新與再造能力,而戲曲原為雅俗共賞的表演,是普羅大眾生活的一部份,在過去,不論是婚喪喜慶、歲時節慶,或者是酬神遊藝,戲曲總在庶民生活中迴繞,發展至今,隨著表演的內容漸趨精緻複雜,傳統戲曲發展逐漸精緻化,演出的品質不斷提升,卻反而與常民百姓的生活漸行漸遠,似乎是登上大雅之堂,成為了精緻的表演藝術,反縮窄了觀眾人口。

 

除了歌仔戲是土生土長的台灣戲曲,傳統戲曲早期多數傳自中國大陸,尤其是京劇、豫劇、崑曲等,囿於文化差異及語言唱腔的隔閡,早期欣賞人口相當程度受限於較高知識水平的外省族群,而現今因為國內各劇團在劇本與演出形式的不斷創新,努力提升戲曲的品質與藝術性,例如國光劇團、當代傳奇劇場與漢唐樂府等,在海內外演出的成果,每每獲得極高的評價,但在國內新一輩的主力的觀賞人口中,傳統戲曲卻似乎總不如其他表演藝術來得受歡迎,多了一種內行人看門道的味道。

從傳統戲曲的音樂出發,融合國樂產生新火花

我們試圖找到目前台灣傳承的各種傳統戲曲的共同點,來凸顯這次創作的代表性,尤其是這次的進駐單位國光劇團、國樂團、音樂館,其實答案非常明顯,當然就是”音樂”,各種傳統戲曲的發展源流,自宋元雜劇以至明代的話本、傳奇,直至清朝成為各種劇種,其發展路徑有其歷史與地理因素,唱腔曲目各有不同,然在音樂上卻有許多相似點,過去各種劇種間,演員樂師的流通也屢見不鮮,即使是京劇與台灣本土的歌仔戲,在樂器上也有不少的重疊,傳統戲曲原本是庶民娛樂,因此大部分是易於理解欣賞的音樂以及舞蹈的結合,亦即所謂「有聲皆歌,無動不舞」,而傳統戲劇的音樂除了具有音樂上的藝術分量外,甚或是一些不是曲目的演奏方法技巧,都非常的”有戲”,這些元素極其有趣,我們也希望可以在這上面更加以發揮。

 

我們選定以傳統戲曲的音樂與樂器作為這次作品的表現主軸,融入台灣特色的新媒體藝術手法,加以新的編曲以及視覺鋪排,希望透過這樣跨領域的方式,創造一種具有台灣特色可親的新表演形態,我們想要在視覺上除了呈現美感外,作品能夠讓常民觀眾一眼就產生興趣,同時在聽覺上,除能夠獲得愉悅的音樂感受,也能體現傳統戲劇音樂的特色,而作品本身具有流動表演的能力,透過不同形式的排列組合,可以千變萬化。

走入大街小巷,以創新手法拉近庶民距離

早期台灣話劇的全盛時期,劇團常在演出的第一天早上彩街,由樂隊前導,演員以車隊或步行方式沿街遊行散發宣傳單。第二天之後的每天早上,則由二、三位演員拿著劇團旗幟,到市集敲鑼打鼓,宣傳演出情節及表演特色。

 

就像古時候不論婚慶節慶,或者酬神遊藝,”敲鑼打鼓”告知街頭巷尾,是必定方式,這是一種非常親切而具有溫度的宣傳方式,我們試圖結合這兩者的特色,讓作品相當程度擔任演出前的這個宣傳角色,作品可以與演出的地點、與演員、與觀眾,都可以有近距離的互動,最終希望成為一種台灣表演藝術演出的特色形式。

新的外台戲形態,平易近人的表演

在電視尚未普遍前,一般民眾皆以觀賞外台戲的演出為其休閒娛樂, 尤其在城鄉的戲劇演出,更承襲了傳統戲劇的演出模式,在台灣的傳統戲劇,尤其是歌仔戲與布袋戲,大都是在寺廟前的戲台上演出,而戲臺有的是固定的,有些是臨時搭的,但都開放給一般民眾觀賞,創造出中人同樂的絕佳氣氛,而京劇等其他傳統戲曲,早期在中國大陸也常有受私人邀請的堂會演出方式,那種台上演員與台下觀眾即時呼應、熱烈互動的氣氛及溫暖的感覺,是會讓觀眾們終生難忘的,而現在多數只能在劇場觀看演出,那種傳統戲曲演出的溫度,逐漸淡出庶民記憶。

 

我們將嘗試結合外台戲的形態,做活戲的技術展現,以及活潑的新媒體藝術手法,再加上遊行彩街的方式,創造全新形態的表演,這將會是一種移動的表演,包含遊行的成分以及外台定點的成分,希望吸引觀眾目光,進而讓觀眾成為傳統戲曲欣賞人口。

新媒體藝術與傳統戲曲的組合嘗試

在電視尚未普遍前,一般民眾皆以觀賞外台戲的演出為其休閒娛樂, 尤其在城鄉的戲劇演出,更承襲了傳統戲劇的演出模式,在台灣的傳統戲劇,尤其是歌仔戲與布袋戲,大都是在噪咖事務所的核心價值是”創造平易近人的藝術作品”,而這次公共藝術的創作意旨不謀而合,相同的,噪咖的作品通常會有更多實用性與對話性,藉由最適合觀眾的方式呈現與溝通使觀者能感受我們作品中科技與藝術的協調性,而這次創作案公告的設置原則:

 

公共性─城市與藝術的結合

 

整體性─傳統與創新的並列

 

教育性─在參與和欣賞中

 

互動性─在人與作品與環境之間

 

功能性─推廣媒介

 

 恰恰都是噪咖事務所有興趣的方向,同時我們過往的創作也大多服膺這樣的原則,我們不斷的嘗試以新媒體藝術的手法,進行跨領域的結合創新,而作品的風格則希望如同白居易的創作達到「老嫗能解」,這次我們希望透過我們過去的經驗、方法與能力,結合傳統戲曲、國樂與新媒體藝術,創造一種新穎而具有溫度的表演作品,引領觀眾自看熱鬧而至看門道再登堂奧。

 

機械樂器的特色在於快速的反應及精確的時間,同時便於與其他裝置同步,可以不斷重複演出不需要耗費人力,但機械樂器雕塑的創作絕非為取代人的演奏,人的演奏溫度是機器與電腦無法取代的,當配合演出時,仍然需要傳統樂師的演出,然機械樂器卻可在街頭演出時,創造奇特的吸睛效果。

因此,我們對作品的設定是:

1.作品包含一種融合戲曲音樂與國樂的表演裝置,以及定置在戲曲中心的標誌性作品,兩者可互相結合亦可各自獨立

 

2.在戲曲中心的定置點,能呈現一種演出戲台或者戲棚的意像,可以不斷地有演出,同時具有地標的性質

 

3.作品的表演裝置能隨時移動,能夠在任何地方演出,而且能在行進間演出,能輕易改變演出內容

 

4.作品能夠搭配演員、觀眾、地點,因地制宜,隨時改變演出形態,而有不耗費太多成本

 

5.音樂的編曲創作也是作品的一部份,將有定點與巡遊的不同版本

 

6.必須前所未見

設計與圖說

Public Art Proposal|台灣戲曲中心《六場聲動》公共藝術提案